及时给低收入群体发放“价格补贴”,既有利于保障低收入人群的切身利益、生活福祉,也是均衡收入分配、减少收入差距,切实维护社会稳定的必要之举。

  国家发展改革委近日在京召开全国物价局长会议,部署加强价格调控监管,稳定市场价格工作,会议要求提高价格调控能力,要向城乡低收入群体发放临时价格补贴。(中新网5月24日报道)

  众所周知,面对物价尤其是食品蔬菜价格上涨,低收入群体最易直接受冲击,同时在这种冲击面前也最无力反抗——同样的物价涨幅,对于富人有钱人来说,也许只是无关痛痒、容易遮挡规避的“毛毛雨”,但对于手头拮据的低收入群体来说,则很可能就是危及生计安全的暴雨洪灾。

  因此,及时给低收入群体发放“价格补贴”,既有利于保障低收入人群的切身利益、生活福祉,也是均衡收入分配、减少收入差距,切实维护社会稳定的必要之举。但现行以“临时”为鲜明特征的补贴措施,明显显得太过单薄、柔弱,缺乏应有的制度刚性。比如,在什么时候、什么情况下应该启动“价格补贴”,具体究竟应该补贴多少、以什么标准发放补贴,等等,许多关键性内容均缺乏明确的制度化规定。

  事实上,正是源于这种制度性欠缺,近年来,虽然政府一直不乏价格补贴措施,但实际效果却并不尽如人意。一方面,价格补贴措施的启动常常显得相当滞后——往往是物价早已涨上去了、对低收入群体的伤害已经造成了,“补贴”才姗姗来迟;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,补贴的具体数额也显得非常有限,如2007年8月,针对猪肉涨价的低保补贴标准仅为“每人每月不低于15元”。15元,不过是一包香烟的价格,以这样的标准谈“价格补贴”、生活补助,显然谈不上雪中送炭,而只能算是聊胜于无的杯水车薪。

  有鉴于此,在加速收入分配改革的大背景下,针对低收入群体的“价格补贴”,不仅要尽快推出,而且要进一步推进它的制度化、常态化,并最终将之作为推进收入分配改革、加强低收入群体社会保障的有机组成部分。具体来看,这种制度常态化的“价格补贴”,至少应包含这样两个方面:其一,为价格补贴的启动实施设定一个明确的标准,直接与物价涨幅(特别是食品价格涨幅)紧密挂钩——涨幅一旦达到设定的标准,补贴制度便自动启动,并且涨幅越大,补贴的程度也要随之不断增加。其二,价格补贴的具体数量,也应该有一个明确而又能起到充足保障作用的高标准,比如,不妨将之直接与当地的平均工资、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幅挂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