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“6·26”国际禁毒日前夕,记者对吉林、辽宁、云南、广东等边境地区调查发现,中国禁毒形势严峻。

  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和人文环境,已成为毒品主要走私通道、中转站、集散地和消费地。

  吉林省公安边防总队延边边防支队侦察队队长林光军说:“大多数情况下,毒品走私在边境线上进行。境外毒贩在中国边境村屯都有固定的联系人,通过他们运输毒品和毒资。参与毒品走私的中方人员,大多是土生土长的老边民,对边境情况很熟悉。”

  辽宁省公安边防总队丹东边防支队负责人告诉记者:“由于丹东市的特殊地理位置,境外毒品‘侵入’除了陆路通道与吉林省类似外,他们还利用江海通道。”

  吉林和辽宁的警方都表示,近几年,除了抓获中国毒贩外,已破获多起外国毒贩在中国境内贩运毒品案件。贩运方式也呈多样化特点,包括航空、邮寄、航运、公路等。

  作为毒品主要“入口”西南的云南省以及东南沿海的广东省,禁毒形势也都不容乐观。

  云南省公安厅的统计数据表明,近3年以来,毒品犯罪逐年呈上升趋势。在云南,随着打击毒品犯罪力度不断加大,境内外贩毒分子不断改变运毒路线,迂回绕道进入云南。

  广东省吸毒在册人数已达18万人。来自广东省公安厅的信息表明,侦破毒品案件也在逐年增多。广州及周边地区的海洛因80%以上来自“金新月”地区,主要由黑人贩毒团伙控制,通过人体藏匿、行李夹藏、邮寄等方式走私入境。

  目前,广州开设了非洲、东南亚、中亚等航线,客观上为“金新月”毒品走私入境提供了便利。2009年,广州海关查获的毒品走私案件集中在空港旅检渠道多发,充分显示了贩毒集团对中国口岸尤其是空港口岸渗透加剧的态势。

  中国国家禁毒委员会3月中旬公布的《2010中国禁毒报告》显示,2009年,全年共破获毒品犯罪案件7.7万起,抓获毒品犯罪嫌疑人9.1万名,缴获海洛因5.8吨、鸦片1.3吨、冰毒6.6吨、氯胺酮5.3吨、摇头丸106.2万粒、大麻8.7吨。